香蕉视讯app在线手机观看

并州,晋阳城。

万物开始复苏的春天到来,吕家大门紧闭,平时热闹的晋阳城突然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等待着吕家新一代的降生。

“华医师,琳儿怎么样了?”

吕布焦急的问着华佗,这几天就是甄琳分娩的日子,吕布直接把华佗接到了家里,今天早上甄琳突然有了孕前反应,这下可把吕布吓坏了,连忙找来母亲和华佗。

“少夫人没事,只是正常产前反应,不过看脉象,分娩应该就在今日。”

华佗直接说道。

“就在今日,产婆,产婆来了没有!”

吕布连忙问身边的仆役,产婆那是千挑万选,早在一个月前就招来府上了。

“奉先别急,产婆都在屋里,你怎么忘了!”

黄氏见吕布记得都忘了事,拉着吕布的手指,着一旁跪着的产婆们对吕布说道,十名产婆被吕布那散发出来的无形气势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动弹。

这十名产婆可是她从并州所有在册产婆中选出来的,都是经验十足,见过“大场面”处理过“突发情况”的产婆,年龄都早四十到五十岁之间,正值壮年,手脚利索。

“你们还不准备!”

夏天的风吹过耳畔犹如在说悄悄话

吕布看着那些吓得不敢动的产婆吼了一声,这些妇人平日里吹嘘得可是很厉害,怎么到了关键就拉跨了。

“去几个人烧热水,其余的去伺候少夫人。”

黄氏见吕布发怒的样子吓到了那些产婆,开口指挥了起来,现在的儿子就像头红了眼的牛,随时会爆发。

“奉先,你先出去,这里有母亲看着。”

黄氏见吕布有些不冷静,就想让吕布出去,这时候待在这也只能添乱,接生这是都是她们做的。

“母亲,我想陪陪琳儿。”

吕布摇了摇头,这时候他只想陪着甄琳。

走到床边,甄琳躺在床上,靠着一叠厚厚的被子,眉头微微皱起,肚子似乎有些不舒服,但又什么都感觉不到,双手轻轻的在高高隆起的肚皮上抚摸着。

“夫君,琳儿没事,琳儿一定要给夫君生两个壮壮的孩子!”

甄琳见吕布坐在床边看着自己,眼里是关切,笑着对吕布说道。

“当然了,琳儿最厉害了。”

吕布握着甄琳的手笑着说道,甄琳生孩子可比他纵横草原要危险多了,他是带着千军万马去厮杀,一切都由出征的将士几万人一起扛,甄琳却是要独自面对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,没有任何人有任何办法能帮她,只能独自承受。

“夫君,你先出去吧,这地方你不能待的。”

甄琳也握着吕布的手,虽然很是不舍,但她还是不敢让吕布待着产房里,都说这女人生孩子会带来晦气,她不能让吕布沾上这些。

“傻瓜,夫君我是什么人,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什么地方不能待,我觉得这里就很好,我就在这陪着琳儿。”

吕布握着甄琳的手不放,他知道甄琳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自己,有自己在一旁甄琳会安心很多也会勇敢很多。

甄琳紧紧的握着吕布的手,虽然她嘴上说让吕布离开,不想让吕布沾染晦气,但心里是希望留下的,她已经失去了曾经的一切,现在吕布就是她的一切,只要吕布在她身边,她什么都不怕,因为她知道心爱的男人就在身旁支持着她。

“华医师,琳儿这反应似乎不剧烈,可是还要等上一会?”

黄氏问一旁的华佗道。她本想让吕布出去,女人分娩男人不应该在场,这是一直流传下来的规矩,可儿子脾气很倔,决定的事就不会更改,看这样子是不会离开了,她也理解,今天过后儿子就真的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了。

“少夫人脉象确实是快要分娩,这几个月少夫人饮食得当,又有适当运动,分娩应该不太困难,只是这腹中有两个胎儿,这……这在下也是第一次见,不过根据见过的产婆说,只要第一个孩子顺利出生,一切就会很顺利。”

华佗有些拿不准,他没有接生过,也没有见过双胞胎分娩,一切都是这几个月查到的,具体怎么样也不清楚。

黄氏请华佗到大厅里等候,吕良在大厅里也是急得团团转,这是家里的大事他也插不上手,只能在这干着急。

“华神医,怎么样了?”

见华佗出来,吕良连忙问道。

“琳儿没事,你这都快做祖父的人了还这样,让奉先看到了岂不是更担心?”

黄氏见吕良急得团团转,有些埋怨的说道,她当年分娩时吕良可是不在家里,因为自己分娩的日子怎么也算不准,那天吕良就收租去了,谁知吕良走了没多久就来反应了,好在顺利的生下了吕布。

“夫人,你这不知道,如今整个晋阳城都看着咱们家呢,我这也是急坏了。”

吕良是真的急得头疼,吕家的事他现在是越发管不回来了,吕家虽然人丁不多,但也是并州一等家族,其他家族最多只能算二等,这家族之间的事就很麻烦,如今吕家第三代要出生了,所有家族都看了过来,吕良估计那些人贺礼都准备好了,只等好消息一出,所有人都会来道贺。

“他们看着做什么,去把大门关了,街道戒严,要是吵到琳儿,我剥了他们的皮!”

黄氏脸色一变,喜事当然要接受祝贺,但那也要是真心祝贺,这些势力眼可没资格沾吕家这光,甄琳分娩是大事,不能有一点问题。

柳宗和夏彻立刻就带着家臣出去了,他们是吕家的死忠,在这种重要的时刻直接被吕良召回来听用,今天吕家周围几条街不可能见到一个人。

“红袖,你带着貂蝉、苑儿、洛儿去外堂。”

黄氏又对着红袖吩咐道,再过几个月红袖也要分娩了,分娩的痛苦只有过来人最清楚,甄琳等会肯定会痛叫,不能吓着这些没经历过的孩子,留下阴影可就不好了。

“是,母亲!”

红袖乖巧的带着其她人去了外堂,甄洛看了眼后堂,她很想去见见姐姐和姐夫,她有些担心姐姐。

“洛儿,没事的,有公子在呢!”

红袖拉着甄洛的手,她知道甄洛担心姐姐甄琳。

“红袖姐姐,生宝宝会很痛吗?宝宝在肚子里怎么出来呀,我问蔡先生,蔡先生都说不知道。”

甄洛看着红袖的肚子,和姐姐几个月前一样,她很好奇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出来的,问什么都知道的蔡琰竟然也没得到答案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